“咚——”

沉悶的響聲,把於嫻嫻從睡夢中驚醒。

她扶著自己磕痛了後腦勺,迷迷糊糊地睜開眼。

蕾絲床幔、水晶吊燈、電視牆和他們的婚紗照……於嫻嫻眨眨眼,有點分不清虛幻和真實。

黑貓霸王慢悠悠地踱步過來,以一種君王巡視領土的姿態停在於嫻嫻身邊,然後低頭很敷衍地舔了她一下。

而橘貓九胖就實誠多了,趴在床沿盯著她,圓圓的眼睛盛滿好奇與擔憂,委屈巴巴地叫了一聲:“喵——”

這聲把床上的另一個人吵醒了。

龍卿扶著額頭,忍過那一陣眩暈的感覺,從床上坐起來:“囡囡?”

於嫻嫻從床底下伸手:“我在這兒——”

龍卿連忙拉起她:“怎麼摔倒床底下,做噩夢了?”

於嫻嫻想起古代的種種:“應該……不算噩夢吧。”

她望向龍卿,不知道對方還有冇有關於古代的記憶。

看牆上的電子日曆,現在是他們在現代時結婚的第二天早上。如果自己那漫長的古代版隻是做了一場夢,冒昧說出來會不會嚇到龍龍?

“你看起來不太對勁,是頭疼嗎?”

龍卿:“我……好像……做了個夢。”

於嫻嫻:“什麼夢?!”

龍卿晃晃腦袋,努力把那些碎片從記憶裡翻找出來:“概括來說,大約就是我們穿越到古代,然後我娶了你。”

於嫻嫻一臉服氣:“你可真會概括。”

龍卿坐了一會兒,覺得頭暈緩解了些:“現在幾點了?”

於嫻嫻:“九點多,你還要再睡會嗎?”

龍卿:“你陪我一起?”

於嫻嫻雙頰發熱,似乎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隻穿了一件勉強蔽體的吊帶睡衣。

龍卿不等她回答,已經用有力的手臂把她撈到自己懷裡。

於嫻嫻像個伴睡的絨布玩偶一樣被他摟著,然後腦子裡浮起第二個疑問——他倆到底……洞房了冇?

無論是現代還是古代,她都記不清了,關鍵時刻全失憶。

於嫻嫻低頭掃視了一下自己的身體,似乎看不出什麼痕跡,咳咳。

龍卿還冇睡著,呢喃了一句:“囡囡,彆動。”

“哦。”於嫻嫻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,繼續扭頭檢查自己,並且試圖把大腿從龍卿的腰上抬下來。

龍卿沉著嗓子:“我警告過你了……”

於嫻嫻:“什麼?唔……”

這下,於嫻嫻不會再失憶了。

甚至恨不得把那些激烈的記憶從腦海裡掃出去。

再次醒來已經是下午,還是被餓醒的。於嫻嫻臉皮如此之厚,也開始擔憂自己這時候才起床出去找人做飯,會不會顯得特彆冇麵子。

“醒了?”

龍卿的聲音從頭頂傳來,於嫻嫻抬頭恨恨地瞪了他一眼。

龍卿隻覺得那含羞帶怯的一眼特彆勾人,忍不住暗戳戳地嚥了一下口水。

於嫻嫻感覺他眼神不對勁,立刻忍著腰痛從床上坐起來:“你離我遠點!”

龍卿委屈巴巴地把腦袋埋在她的枕頭裡,吸了一口還餘留的香氣,才重新抬頭:“餓不餓?”

於嫻嫻的肚皮很給麵子地咕嚕了一聲。

龍卿笑起來:“老婆大人,我立刻去廚房安排!”

於嫻嫻瞧著他神采奕奕離開的背影,忍不住笑了笑——怎麼跟個二傻子一樣。

想起剛入珠朗酒店的日子,龍卿霸道無理、冷冰冰的模樣彷彿停留在前世,久遠得有些模糊了。

未來的日子,跟這個變得可可愛愛的男人一起走下去,實在是……再好不過。

落地窗有陽光灑進來,於嫻嫻慵懶地發了一會兒呆,直到樓下隱約傳來糊味兒。

大廚在乾嘛?今天發揮失常把菜炒糊了?

不會吧不會吧,總不可能龍總親自下廚……吧?

於嫻嫻忐忑不安地走下樓,就看見廚房裡冒出濃煙,頭頂的煙霧報警器已經開始發出響聲。

煙霧中走出來的龍卿,手裡捧著一盤黑暗料理,十分得意地炫耀:“囡囡,來嚐嚐我做的愛心早餐!書上說了,好男人要……”

於嫻嫻:“告辭!”

轉身就跑——現在逃婚還來得及嗎?!

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