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或許是妾不討喜吧,她們看不上我。”

秦素素用帕子捂著臉,嚶嚶的哭著,她本來就長得不錯,哭起來頗有些我見猶憐的嬌媚。

林天喝多了酒,這會兒暈乎乎的,在昏黃的燭光下看她,女人周身像蒙了層薄薄的紗,誘惑又迷人。

“哪裡不討喜了,爺就喜歡的緊。”

說著,林天就掐著她的腰將人摟在懷裡,滿是酒味的嘴吻上去。

秦素素剋製著噁心任由他親吻,還要附和他。

兩人從正屋到臥室,衣服落了一地,林天閱女無數,主動的,害羞的,他都見過,可從未見過秦素素這種,她的身體跟他的無比契合,讓他上癮。

林天不知道這是係統的作用,隻覺得自己撿到寶了。

他白日時還在煩躁娶了個無用的女人,這會兒就已經暗喜。

“素素,你還真是爺的寶貝。”

秦素素躺在床上,半眯著眼,媚眼如絲,對於男人的誇讚她心中充滿了得意。

這還隻是剛啟用係統,隻不過是新人獎勵就已經勾的林天欲罷不能,如果進化到後期,那還不是她想要什麼男人,就有什麼男人。

說不定,韓煜也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

秦素素眼中閃過一抹精光,掩住了心底的得意,將林天纏的更緊。

之前她並不想攻略林天,不過現在她改變主意了。

係統剛纔告訴她,隻要喜歡她身體的男人以後都不會再愛上彆人,所以林天日後隻會由她擺佈。

“相公,抱我。”

“如你所願。”

……

林府的正院。

林夫人宋晚聽著丫鬟的彙報,臉上冇有絲毫的波動。

“隨他們去吧,那個女人本來就是相公的妾室。”

宋晚低垂著眼,並不在意的樣子,可丫鬟卻替她抱不平。

“夫人,您這樣美,少爺卻不知道珍惜,現在還去寵幸一個得罪了韓家的女人,要我說您就該跟老爺告狀,要是老爺知道您在林家過得這樣不好,說什麼也要將您帶回家。”

宋家在京城也是數一數二的人家,比林家門楣高多了,要不是當初林家對宋家有恩,宋晚說什麼也不會嫁過來。

丫鬟的話說完,宋晚眸子一閃,眼中終於有了波瀾。

“林家很好,以後這話你不必再說了。”

“好什麼呀,少爺都不來您房裡,您都嫁進來五年了還冇個孩子,您是不知道外麵的人怎麼說您……”

丫鬟想到什麼突然閉上嘴。

宋晚不用問都知道他們說什麼,無外乎管不住男人罷了,可他們不知,不是她管不住,而是她本來就不想管。

她巴不得林天永遠不要來。

宋晚撥了撥手上的珠子,將丫鬟打發走,不一會兒從黑暗中走出來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,那男人和宋晚一般的年紀,麵如冠玉,冷淡的表情再看到宋晚之後倏地融化。

“晚兒。”

“周郎。”

宋晚看到男人提起裙邊就撲了過去,“我還以為你今日不來了呢。”

“今日我知道你會難過,晚兒,我要陪著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