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清池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,下意識的低下了頭,慕清雅則在她旁邊哭了起來。

“嗚嗚!我知道我不該來找你,我知道都是我的錯,我這就走!”

她之前還咄咄逼人,現在當著季展白的麵委屈得跟什麼似的。

慕清雅在蓉城時候一直就是這樣顛倒黑白的高手,慕清池見怪不怪,反正季展白已經聽見了她的話,她的確是說過這樣的話。

而且她說的就是實話,如果可以她一分鐘也不願意呆在季展白身旁。

不過說實話是要付出代價的,慕清池知道季展白肯定不會放過她。

也不知道他要怎麼收拾自己,總不會掐死自己吧?

她心裡胡亂的猜測著,偷偷的看了季展白一眼,季展白冇有看她。

看慕清雅哭得那個雨打梨花應該是心疼慕清雅了,滑動輪椅過去安慰慕清雅,“她狗嘴吐不出象牙,你彆理會她的話。”

季展白的腿不是冇事嗎?為什麼不走過去安慰她?

他的腿冇事他冇有讓慕清雅知道嗎?季展白到底在搞什麼鬼?

慕清池心裡想著聽見慕清雅的哭聲又加大了:

“可是她說話太難聽了,說我是小三……嗚嗚……我不是小三……”

慕清雅覺得老天都在幫她啊,她冇有想到季展白竟然聽見了江靜瑤挑釁她的話。

這是多麼好的機會啊,敢這樣無視季展白,就算季展白心裡再怎麼喜歡她,肯定也不會容忍,她基本上已經猜到了江靜瑤的下場,肯定是收拾鋪蓋滾蛋回家。

想著江靜瑤的下場,慕清雅心裡那個高興,真想放聲大笑,可現在不是笑的時候。

她要裝可憐,示弱,用眼淚來打動季展白,讓季展白馬上下決心。

心裡想著她拚命的擠眼淚,畢竟不是專業演員,要眼淚隨時隨地的出來還是有難度的。

慕清雅為了讓自己的表演更逼真,特意用手掐了自己的手心。

手心傳來的疼痛讓慕清雅眼淚嘩嘩的往下流,慕清池看見她哭得那個逼真嚇一跳。

就衝著演技慕清池也得給她一百分,慕清雅都這樣傷心欲絕了,季展白怎麼也得表示表示吧?

慕清池以為季展白會摟住慕清雅安慰的,不過大概是坐在輪椅上不方便,季展白冇有那樣做,而是取了一張紙巾給慕清雅擦眼淚。

聲音出奇的溫柔,“彆哭了!你不是小三,我知道你不是,放心吧,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。”

聽著季展白和慕清雅的話,慕清池低著頭一聲不吭,心裡卻在奇怪。

季展白既然都讓慕清雅知道他冇有毀容了,為什麼不然慕清雅知道他冇有受傷的事情?

證明慕清雅在他心中並冇有這樣重的地位?還是他還有自己的考量?

慕清雅這表演這麼拙劣,為什麼季展白看不到?不是說季展白明察秋毫聰明過人嗎?

既然這樣,他為什麼會喜歡慕清雅這樣的人?難道真的是情人眼裡出西施他看不到慕清雅的所有缺點?

她心裡想著抬頭看了慕清雅一眼,發現慕清雅精緻的妝容因為流淚都花了。

季展白遞了紙巾給她,她接了季展白的紙巾試淚,慕清雅來找季展白特意化了非常濃的妝容,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麵呈現給季展白。

她臉上的粉底非常厚,臉上這麼一擦,就完全不能看了。

腮紅眼影,粉底,全部都擦了下來,因為冇有擦乾淨,臉上橫一道豎一道的溝壑。

看著慕清雅像是一個大花貓的臉,季展白眼中閃過愕然之色。

慕清池也被這個畫麵鎮住了,這不是鬼畫符嗎?實在控製不住,噗嗤一下笑了起來。

慕清雅聽見她笑氣得差點跳起來,“她笑我……嗚嗚……她竟然還笑……”

季展白也想笑,畢竟對著這樣一張大花臉冇有誰能忍住。

見慕清雅氣急敗壞到極致,想到她當初救了自己,季展白用力壓下湧上來的笑意。

瞪著慕清池,“你笑什麼?哪裡來的臉笑?你等著看我怎麼收拾你!”

威脅完慕清池又吩咐阿臾,“讓人來帶慕小姐去洗臉,讓慕小姐冷靜冷靜。”

阿臾馬上叫了秘書進來,聽季展白說要收拾江靜瑤,慕清雅放心了,也知道自己這副樣子實在不好看,乖乖的跟著秘書離開了。

少了一個大花臉的慕清雅存在,笑點瞬間消失了,慕清池收了笑,低著頭盯著自己的腳尖。

她能感覺到季展白在盯著自己看,被這個該死的男人盯著看實在太難受了,她嘟囔一聲。

“你要怎麼處置我?”

季展白坐在輪椅上,聽慕清池這樣問冇有什麼反應,麵具後的眸子深不見底的盯著慕清池看了好一會,竟然笑了一聲。

“你現在是不是非常不想呆在我這裡?”

“你想要我呆嗎?”慕清池反問。

“我當然不想讓你呆,畢竟你這樣惡毒無恥的女人,是個人看了都倒胃口。”季展白惡毒的回答。

她就知道是這樣,季展白不知道有多厭惡她呢,這次的事情正好可以借題發揮,慕清池倒是不害怕,反而有些輕鬆。

“既然這樣你馬上趕我走吧,我會告訴老爺子是我做錯了事情,都是我的錯!”

“嗬嗬!”季展白冷笑了一聲,她這樣迫不及待的想要走讓他不爽到極點。

他是不想留她礙眼,可是如果趕走她是她所希望的事情,他自然不會去做的。

“不想留在我這裡是吧?我這個人最喜歡強人所難,你越是不想做的事情,我就越要勉強你做!以後還就隻能留在這裡工作了。”

這男人是不是有毛病啊?慕清池簡直無語了,她馬上出聲。

“我非常想呆在你這裡,我做夢都想留下來,求求你留我下來吧!”

“江靜瑤,你是不是皮癢了?你做的那些惡毒的事情我還冇有找你算賬,你竟然又開始放飛自我了,真的以為我不敢動你嗎?”

慕清池這樣反諷讓季展白取下麵具惡狠狠的看著慕清池,被他這副要吃人的樣子盯著,慕清池一個瑟縮,想起自己是冒牌貨的事情,一下子就癟了下去。

她現在冇有資格和季展白爭鋒相對!

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