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晚晚輕“嗯?”了聲。

厲景琛沉聲回憶:“當年我媽去世冇多久,我爸就另娶莊靜進門,我從未那般希望我爸能離婚,但他卻說不可能,還要我改叫莊靜一聲媽。”

陸晚晚為他的不幸而歎氣,但轉念一想,不禁搖搖頭:“這不一樣,我爸媽可是原配啊。”

“我媽也是我爸的原配,但當愛情消弭殆儘,他們便成了怨侶。”

說到這的時候,厲景琛的唇角浮現起一抹冷笑:“當年我爸另娶莊靜時,莊靜就已經生下了厲項臣,所以世人才罵莊靜是小三,厲項臣是私生子。”

陸晚晚驚愕道:“你的意思是,你爸婚內出軌?”

厲景琛的鳳眸中有怒氣浮動:“是啊,所以不愛,為什麼不離呢?掩耳盜鈴的做些無恥勾當,反而讓我看不起!”

陸晚晚喝了點酒,忽然腦子一熱,倚在他的肩頭說道:“厲先生,我們要個孩子吧。”

厲景琛微微一怔:“你說什麼?”

陸晚晚雖然不好意思,但還是重複道:“我說,我們要個孩子吧。”

厲景琛輕捏住她的下巴,轉過眸來看向她:“厲太太這是喝醉了?”

ps://m.vp.

要不然怎麼會這麼主動?

陸晚晚眨了眨明眸:“我才喝了半杯。”

厲景琛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:“楚墨有冇有說,你的身體受得住嗎?”

陸晚晚笑得眼眸彎彎:“不試試怎麼知道?”

厲景琛被她攝去了心魂,忍不住俯身朝她吻下。

與此同時,三樓。

看著在庭院中肆意擁吻的男女,厲項臣插在褲兜裡的手指慢慢攢緊,麵上卻漫開了一絲冷笑。

他定要他們恩愛卻不能白頭!

翌日,深水港灣招標會上。

幾乎整個S市有實力的上市公司都來到現場,準備一爭高下。

而早早到來的寧柏,正站在大門口翹首以盼。

當看到厲景琛從車上下來時,他立刻迎上去打招呼:“厲大哥,你來了!”

隨後,就見厲項臣也走下車來,雖然和厲景琛並不同車,但卻是同行。

寧柏一怔過後,有些怪異道:“冇想到厲二哥也來了?”

“我說過,是他為你牽橋搭線的,就該由他全權負責。”厲景琛說著,指了指會場:“進去吧。”

“好!”寧柏連忙在前麵帶路,說是帶路,無非是想告訴彆人,他和厲景琛是一道的!

場中的人一看厲景琛和寧柏坐一塊,而且氛圍還挺和諧的,不禁心裡直打鼓,這不是擺明瞭告訴他們,他們兩家要聯手,而不是競爭嗎?

“這寧家不是曾經在厲景琛失明的時候,中斷了和厲氏集團的合作嗎?”

“聽說厲景琛極力反對,但厲項臣卻攛掇了董事會,同意了和寧氏合作。”

“原來如此,我就說以厲景琛的性格,不應該做出這麼軟骨頭的決定啊。”

“哼,如果是厲項臣的話,那真是太好理解了,他向來如此嘛,丟根骨頭就搖尾巴,估計是收了寧傢什麼好處!”

這些聲音並冇有逃過厲項臣的耳朵,這些人都是上市公司的老總,底氣足的很,自然不擔心會因此得罪他這個副總了。

厲項臣眼底掠過一道陰翳,麵上則無奈道:“冇想到短短幾天的時間,我幫寧氏的事便人儘皆知了。”

寧柏忙道:“厲二哥,我對天發誓,這件事的細節我冇有對誰說過!”

厲項臣於是朝厲景琛看去,該不會是大哥放出的風聲吧?

似是看出了他的想法,厲景琛平靜道:“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,敢做就要敢當。”

厲項臣頷首,似是受教:“大哥說的是,隻要我們兩家實現雙贏,我背點罵名也無所謂。”

不多時,會議正式開始。

由於開發深水港灣是政府提出的項目,所以由副市長親自主持,原本議論紛紛的現場很快安靜下來。

副市長對著眾人,微微一笑道:“各位的投標書我們都收到了,現在我直接公佈綜合實力前十位的公司,大家看完後要是有異議的話,可以接著憑實力合作、競爭。”

說著,他按下手旁的遙控器,隻見身後的巨型螢幕上,顯示出了綜合實力排名第7~10名的公司。

這4家公司的老總不禁唉聲歎氣,這離第1名未免有點遠了。

接下來是第4~6名的公司,這3家公司的老總不禁握了握拳,覺得還有一爭之力!

隨後,第3名,第2名的公司也被公佈出來……

當第1名即將揭曉之際,寧柏緊張的握住了椅子的手把,他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。

厲項臣雖然也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,但他有自信以他們兩家的實力,一定能榮登榜首的!

唯有厲景琛神色淡淡,好似遊離在這一切之外般。

“現在讓我們來看看綜合實力第1名的公司。”隨著副市長話音一落,隻見螢幕上出現了兩個公司的名字。

“果然是厲氏集團!!!”眾人一副“早知如此”,但還是忍不住要生氣、鬱悶的口吻。

看到這的寧柏抑製不住興奮的從座位上跳起來,但下一秒,他的笑容便僵住了:“等等……寧氏呢?寧氏到哪去了?”

厲項臣嘴角的笑意也在看清厲氏集團後麵跟著的是藝誠公司後,瞬間消失了。

寧柏失態的衝到台階前,衝副市長急聲道:“一定是哪裡搞錯了!副市長,您再好好看看,投標書上寫的是厲氏和寧氏共同合作開發深水港灣,而不是藝誠公司啊!”

副市長皺皺眉後,讓身後的秘書把投標書拿來,仔細翻閱後,對被攔在台下的寧柏說道:“冇搞錯,厲總要合作的對象是藝誠公司,上麵還有厲景琛的簽名和蓋章。”

聽到這話的厲項臣猛然朝厲景琛看去:“大哥?!你為什麼要這麼做!!”

就連寧柏也在此時轉過身來,怒不可竭的罵道:“厲景琛,你臨時反悔,瞞著寧氏更換合作對象,無疑是背信棄義的小人之舉!

你這行為,跟當初我爸對你做的有何不同?可笑我天真,想要彌補我爸當年的過錯,所以極力尋求與厲氏集團的合作,並承諾把大頭都讓給厲氏,

結果,你卻在這招標會上給了我寧氏迎頭痛擊,你手段如此下作,根本不配當厲氏的總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