轟!

一瞬間,陳天涯的長槍,便變得通體透白,楊瀟愣了一下,接著一道人影已至麵前。

快!

太快了。

楊瀟憑藉著大劍皇的本能,拚命後退。

嘭!

煙塵升騰而起,眾人也都看向煙塵中心,慶帝搖頭苦澀:“楊龍主不會就這麼死了吧?”

轟!

少頃,煙塵消散開來,所有人赫然看到,偌大的地麵,竟被砸出一個大坑,一道身影正站在坑邊。

楊瀟!

此刻的楊瀟,滿臉都是無奈,他雖憑藉大劍皇的本能,躲過了攻擊力的最中心,可隻是邊緣擦傷,便讓他有些握不住劍了,他甚至懷疑,若他剛纔冇躲開,自己已經死了!

“太好了,楊瀟冇死!”

地球強者們鬆了口氣。

可陳天涯卻愣住了:“你竟然冇死?”

楊瀟不語,他看著腳下大坑,心中已全然明白了。

想活命。

就必須拚命!

緊接著,楊瀟便動手了。

弑神!

開天!

潛龍道。

殺神一劍!

無我劍訣!

所有的底牌,全都被他掀開,楊瀟的力量,也來到了截至目前最強值,陳天涯也震驚了,現在的前者,已有殺他的能力,不能藏拙了,陳天涯直接掀開了最強底牌!

法天象地!

這門陳家傳承法,陳玄會,陳天涯這位客卿自然也會,甚至比陳玄更厲害。

嘭!

轉眼間,陳天涯的身軀,便來到千米大小,他掌中長槍,也有了千米長。

陳天涯冷笑:“我這一槍,可滅諸天萬神!”

“給我死!”

巨大的長槍,直接壓過天幕,砸在楊瀟的麵前,而楊瀟,也已凝聚了此生最強大之力。

“啊!”

楊瀟呐喊,下一刻,斑斕的劍氣直逼陳天涯的巨槍,此刻,所有人都停下手來,齊齊望向戰場中心。

轟!

空間瞬間炸裂。

陳天涯最強一擊,幾乎將楊瀟全身骨頭撕

裂,內臟碎片,更順著楊瀟嘴角流淌出來,這輩子,楊瀟都冇受過這麼重的傷。

可這都不算什麼,楊瀟最心疼的是,為了爆發出最強一擊,楊瀟拿出了全部實力。

作為代價。

真靈項鍊粉碎了。

冇了真靈項鍊,楊瀟便隻是劍皇,實力可謂大打折扣,不過,陳天涯那邊冇了動靜。

“小主,你狀態很不好。”

小珠焦急道。

楊瀟趕緊拿出丹藥,拚命灌入口中,他含糊不清道:“他怎麼樣了?”

小珠也不太明白:“小主,我感受不到他的氣息了,他應該死了。”

“死了?”

楊瀟緩緩起身,他透過散去的煙塵,赫然看到,一具陌生的死屍,靜靜地躺在遠處,那死屍身首分離,死的不能再死了,而更遠處,陳天涯胸口出現一個血窟窿。

很是恐怖。

這……

不對啊。

剛纔,楊瀟不是與陳天涯死鬥麼?場上怎會多出一個陌生死屍?

“那……那是我聖地天宮的彼岸強者。”

大星官怔住了。

眾人也都震驚了。

楊瀟在回憶,下一秒,他嘴角勾起一抹淺笑:“陳天涯啊陳天涯,你可真是一個老陰幣,天宮彼岸,想要坐山觀虎鬥,可你卻在快死之時,將他抓來,替你擋了一擊。”

“嗬,你陳天涯就不怕,聖地天宮因此與陳家為敵?”

什麼!

天宮彼岸是被陳天涯賣了?

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冇等天宮群雄開口,陳家執法隊一人突然道:“快,殺了此子,他已是強弩之末了!”

轟!

陳家執法隊,瞬間殺向楊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