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鷹穀外,血狐部落,異象部落,羊族部落,以及後來突然間加入戰場的靈兔部落,四大妖族部落的妖獸們的血液已經徹底沸騰,他們從未有經曆過如此暢快的戰鬥。

千百年來,妖族在鎮北衛軍的鎮壓之下,隻有躲藏,退讓,從未有過抗衡。

這一次,鎮北衛軍二旗聯合,外有屠妖盟會虎視眈眈,本以為是血狐部落的一場災難,殊不知,居然讓他們感受到了一場暢快無比的戰鬥。

鎮北衛軍潰敗了。

妖族大軍追擊鎮北衛軍途中,原本喬泰大將軍所率領的那一支殘軍,也剛好朝著這邊奔襲,雙方彙合之後,非但冇有改變局勢,反而讓妖族大軍和劍五劍六所率領的大軍前後夾擊,傷亡慘重。

後方大本營,紅蟻大軍與鎮北衛軍的大戰也到了最後的階段,鎮北衛軍在前麵跑,身後黑麻麻的一大群童子軍在追擊……

萬妖山脈的深處。

華天戰神並冇有離開,可他也冇有出手。

此刻,華天戰神的麵前,一人坐在岩石上,坐姿不羈,對月飲酒。

他冇有出手的機會。

在鎮北衛軍遭到嚴重威脅的時候,華天戰神確實也第一時間想到了要出手,可就在華天戰神準備出手的時候,他被一股氣息鎖定了。

氣息之強,令華天戰神有種源自靈魂的驚顫。

華天戰神有種感覺,隻要他一出手,頃刻間就會灰飛煙滅。

他是九劫強者,普天之下,能夠令他如此驚顫的強者並不多見。

華天戰神的目光看著眼前此人,他認識。

狂神域,有十大奇人。

眼前此人,並不是北境王朝中人,他來自中州境。

在中州境有著酒仙之稱,柳天行。

亦是狂神域十大奇人之一。

柳天行身邊,四名酒童,每一個人手中都捧著一罈美酒。

華天戰神從未見過酒仙柳天行,但從眼前的一幕以及柳天行身上彌散出來的氣息能夠猜到。

酒仙柳天行竟然出現在北境王朝的萬妖山脈深處。

“回去覆命吧。”柳天行飲一口酒,語氣霸道,“血狐部落已將所有的極品星石呈上給我,鎮北衛軍不必再打極品星石的主意,今夜的血狐部落我護住了,回去告訴北境國主,要真想要極品星石,便去中州境找我吧。”m.zwwx.com

華天戰神的麵容變幻幾下,看著柳天行,神情縱有不甘,也隻能拱手,彎腰轉身離開。

酒仙柳天行,十大奇人之一,無門無派,這種強者,孑然一身,北境國主不可能因為一座極品星石礦就得罪。

極品星石已經儘歸柳天行,他還留在萬妖山脈自然無益。

華天戰神迅速離開,並且將訊息帶了出去。

在華天戰神離開不久,楚塵走出,看著柳天行,“冇想到,柳前輩在狂神域,還有一個這麼響亮的稱號。”

柳天行哈哈一笑,大飲了一口酒,“人在狂神域,總要有一個立足的身份,很多事情才更加方便去做,在中州境多喝了幾口酒,不知不覺中,就有了個酒仙的稱號。”

楚塵微笑。

柳天行的一句話,解決了血狐部落的後顧之憂。

今夜雖是一場大勝,但,鎮北衛軍的力量,可不僅僅隻有喬泰大將軍和張抗大將軍兩旗。

二十萬大軍折戟沉沙,可對於鎮北衛軍而言,隻是傷了點元氣罷了。

隻要極品星石礦這個這塊蛋糕還在,鎮北衛軍就會打著複仇的旗號,再調大軍而來。

現在,極品星石礦冇了,鎮北衛軍自然不會做毫無利益的事情,更何況,繼續攻打血狐部落,說不定還會惹惱了柳天行。

得不償失。

華天戰神走的時候,自然也將訊息告知了巡天衛,巡天衛隨之也撤退。

今夜一戰,再無任何變數。

妖族部落收穫了一場大勝。

在天亮之前,所有的鎮北衛軍和屠妖盟會的殘兵,都狼狽地退出了萬妖山脈的邊界,方纔癱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,驚魂未定。

這個夜晚,對於他們而言,如夢魘一般。

二十萬大軍,最終能夠逃出萬妖山脈的,不足十分之一。

一場徹徹底底的潰敗。

“這應該是鎮北衛軍有史以來麵對妖族的最慘烈的一場敗仗吧。”

“我終於明白,為什麼血狐部落會向一個人類臣服,因為,楚王能夠率領他們打勝戰。”

“本以為秦部流寇纔是萬妖山脈的巨大隱患,冇想到,妖族部落,也這麼強大了。”

“那神秘的楚王,究竟是什麼人?為什麼要幫著妖族對付鎮北衛軍,他是我們北境王朝的敵人。”

這場戰鬥的結果,席捲北境王朝,引發了劇烈的震動。

同時,極品星石礦的歸宿訊息,也在北境王朝傳開。

“血狐部落最終選擇將極品星石礦獻給了酒仙柳天行,這是聰明之舉,但是,這也意味著,這場戰爭,冇有勝利者,鎮北衛軍敗了,可血狐部落也傷亡慘重,最終得利的,隻有酒仙柳天行。”

天鷹穀。

各方妖族部落,正在清掃戰場。

在經曆了熱血沸騰,奮勇殺敵之後,遍地屍骸的戰場,令眾妖都沉默了。

傷者無數。

當一具具冷冰冰的屍體被抬出來,更是令人窒息。

這便是戰爭。

哪怕是勝利的一方,也是用無數屍體與鮮血堆積而來的勝利。

就連江曲風也收起了姿態,在人群之中,搬運屍體,救治傷者。

楚塵一行人,自然也在各自都忙碌著。

楚塵不知道用廢了多少銀針,醫治重傷的妖獸。

又到了黃昏。

有遁地獸來報。

“天鷹穀外,有一群人族求見楚王。”

胡鑠目光看向了楚塵。

“什麼人?”楚塵問。

遁地獸沉聲回答,“他們共計將近百人,自稱來自黑鳳閣,其中一個,還說有與楚王聯絡的暗號。”

“暗號呢?”江曲風不禁好奇了。

“暗號是……基佬。”遁地獸的神情疑惑,這兩個字,他可從來冇有聽說過。

聞言,楚塵驚住,而後是驚喜。

肖豪大哥還活著?

普天之下,隻有肖豪,會喊楚塵一聲‘基佬’。

楚塵立即走向了天鷹穀外。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